您当前位于: 首页 > 代孕专题 > 正文

生了孩子还是处子,老公爱的要死,她是怎么做到的

来源:上海助孕公司时间:2017-01-19 08:31:38

“要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意外,她也不会变成一个傻子。真可怜,人都傻了还要去相亲。”    女佣在身后窃窃私语。而走在前面的少女,一...



“要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意外,她也不会变成一个傻子。真可怜,人都傻了还要去相亲。”

    女佣在身后窃窃私语。而走在前面的少女,一蹦一跳的嚷嚷着:“姐姐,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!真想不通,干嘛要我跟你这个傻子一起去相亲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,一个智障也配我一起相亲吗?”龙美奈一脸不爽的扫量了一眼身旁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可是,人家还不想尿尿。”少女低着脑袋,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果然是头猪!就你这种傻子,一辈子也嫁不出去!我告诉你龙乐乐。今天你最好别给我添乱子,要不然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龙乐乐哆嗦了一下身子,她又说错什么了吗?为什么又惹姐姐生气了?

    “姐姐,我给你糖吃,你别我生我气好不好?”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棒棒糖,颤颤巍巍的递给龙美奈。

    ‘啪……’

    直接把她的手给打开:“别拿这种弱智的八五左右,身材十分的修长。

    “爵少|,我是龙美奈。”龙美奈立刻站起身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实在是长得俊美绝伦,一双深幽的黑瞳仿佛不见底的漩涡,高挺的鼻梁,还有那微微勾起来的笑容,狂傲而又优雅!

    端木爵扫量了一眼龙美奈:“龙小姐,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爵少认得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像龙小姐这样的一线女星,又有多少人不认识呢?”他只是绅士的一笑。

娱乐圈里出了名的作风最乱最糟的女星,完全靠着家族的背景钱财上位。更加是混迹各种娱乐场所的公主,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龙美奈垂眸羞涩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帅啊……”龙乐乐睁大了眼睛,盯着眼前坐下的男人。

    龙美奈深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龙乐乐翻了个白眼!迅速的转眸看向端木爵,故作出为难的样子:“爵少,真是抱歉,这是我妹妹龙乐乐,她这里……有点问题,让你见笑了。”说着,指了指脑袋的地方。

    龙乐乐突然站起身,半个身子越过了桌子凑到端木爵的面前,起手就戳住了他的脸蛋:“你长得真好看!”

    端木爵优雅的挡开了她的手指:“龙家二小姐,真是乖巧可爱。”

    龙乐乐傻呵呵的笑着,更加乐得自在的用手指轻轻的戳起了他俊美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乐乐太失礼了!快点把手收回来!”龙美奈眼底闪过不悦,爵少还真是抬举这个臭丫头,乖巧?明明是个傻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龙乐乐低着脑袋,像是犯错了的孩子一样,赶紧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龙美奈表情凝重:“爵少,不好意思,我妹妹脑子向来不好。您多担待一下。”说着,立刻拉着龙乐乐坐下来:“乐乐,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?你惹端木少爷生气了哦!”

    乐乐缩着脖子脑袋,小唇紧紧的抿着,想到刚刚姐姐说的讨人开心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看着桌子上的蛋糕,端了起来,啪的一下朝自己的脸上拍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不可思议的盯着龙乐乐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。”一脸的奶油蛋糕。她还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傻笑着。姐姐说过,这样就可以讨人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是傻子啊!竟然把蛋糕拍脸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很好笑吗?哈哈。”

    惊讶的几秒过后,愕然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龙美奈轻轻侧头,也强忍住了笑容,就你一个白痴还想打扮勾引男人,愚蠢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快看那傻子在做鬼脸呢!”

    乐乐立刻用双手在脸上搓着奶油,做起了鬼脸。

    笑声更加肆意了,每一个人眼里都是嘲讽。

    ‘啪!’

    突然一声拍桌重响,打破了此时的讥笑。端木爵脸上那绅士的笑容,早就不复存在,换上的是一脸阴冷:“笑什么笑,有那么好笑吗?!”

    刚刚嘲笑的人,现在脸上挤满了惊恐害怕。

    “爵少,您别生气,是我不对,没有管教好妹妹。我早就和爹爹说过了,不要让乐乐来了。要不我让人立刻把她给送回去?”龙美奈也慌了,她可不知道这要抹蛋糕的人里有没有她的份。

端木爵站起身,绕过桌子到龙乐乐面前,粗鲁的一把将她从位置上抓了起来,拿出纸巾,擦着她脸上的奶油:“龙乐乐,以后你就是我端木爵的未婚妻了。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龙美奈呆滞的盯着端木爵,又看了看身旁坐着的傻子妹妹,脑子轰的就爆炸了,她没有听错吧?端木爵弃她要选龙乐乐当未婚妻?

    “爵少,你的意思是,你要选乐乐吗?”她怎么也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傻子?

    端木爵若无其事的把龙乐乐脸上的奶油擦干净,眸光一转,刚刚的狠厉已然不在,又换上了悠闲的笑意:“龙大小姐可是聪明人,难道还听不懂我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选她?”

    狭长的黑眸微眯,戏谑的一笑:“乐乐这么可爱,第一眼见到我就很喜欢她呢。”

    龙美奈握紧了拳头,自尊心就像是被狠狠践踏了一样,不管是在娱乐圈,还是在家里,她都是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!现在竟然输给了一个傻子!

    “那爵少好好和我妹妹玩吧,我就不打扰了!!”负气的说着,龙美奈不甘的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被端木爵搂着的乐乐,疑惑的望着姐姐离去的背影,一脸的茫然,低头看了看端木爵手掌还拿着替她擦脸的纸巾,不禁露出了笑容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安静的咖啡厅里,他的眸光这才落回怀中的傻女人身上,双眸瞬间变得无情了许多,一把将乐乐推开,手里的纸巾也嫌弃的丢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龙乐乐踉跄的退了几步,他为什么突然推开她呢?抬起脑袋:“爵少哥哥,你要带我去玩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玩?”端木爵轻蔑的一挑声音,冷傲的盯着还傻笑的女人:“你姐姐说的果然没错,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!!”

    乐乐愣住了,笑容僵硬在脸上……

    端木爵一步步凑到她的面前,捏起了她的脸蛋:“以后你只需要乖乖的做好我的未婚妻就够了!”

    冷情的说完,他站直了身板,用纸巾擦了擦刚刚碰过她的手,扭头对身旁的下人说道:“送她回龙家。”

    话落,便没有任何停留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站在原地,为什么他突然就变得那么的凶?刚刚他明明还给她那么温柔擦脸的……

    龙乐乐,今年19岁,龙氏企业的二千金。小时候乐乐的父母因为一场火灾出事,孤苦伶仃的她被父亲的亲弟弟收养长大。

    所以,龙美奈并非乐乐的同胞姐姐,只是她的堂姐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……

    她和端木爵的婚事就定下来了,订婚宴也陆陆续续的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乐乐身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,长发被盘起,看起来优雅而又美丽,作为今天的主角,她走到哪里都受人瞩目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……不愧是爵少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“漂亮有个屁用,她是个傻子!”

    “傻子?!不会吧!!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女人走到餐点桌旁,拿起一杯红酒,丢了一个虾仁进杯子里,又这个倒了一点菜汁,那个丢了一些菜屑进酒中。

    “好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是不会觉得恶心的。”拿着杯子,两人走到了龙乐乐的面前,那傲气的女人立马露出了笑容:“龙小姐,恭喜啊!”

    乐乐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个女人,傻傻一笑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来,第一次见面,我们干一杯吧。”女人说着,把那杯恶心巴拉的酒递给了龙乐乐。

    乐乐看了一眼杯子里漂浮的虾仁,迟疑了一下,接过酒杯,重重的点了点脑袋:“嗯!!”

    乐乐手里拿着酒杯,凑到唇边,刚要喝……

    突然,一只手伸过来,一把夺过了乐乐手中的酒杯,并搂住了她的腰身:“你们两个,在和我未婚妻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爵、爵少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吓得一哆嗦,赶紧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龙乐乐也愣了一下,抬头看了一眼,原来是端木爵,这才咧开笑容:“她们在祝福我,要和我干杯呢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?”端木爵皱起眉头,摇晃了一下从乐乐手里夺过来的酒杯,冷笑着把杯子递到了两女人面前:“乐乐不会喝酒,你们替她喝了吧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两女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喝!!”端木爵一声冷斥下,那两个女人只好唯唯诺诺的接过酒杯,捏着鼻子,闭着眼睛咕噜一声,硬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这才优雅的一笑:“那么我先带我未婚妻去其它地方了。你们慢慢玩。”

    走到无人的地方时,端木爵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乐乐甜美的笑着,抬起脑袋:“爵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麻烦!!”冷情的开口,他拿开搂在龙乐乐腰身上的手,一脸厌恶的低头看着龙乐乐:“我只是不想你在那里卖傻给我丢人而已!”

    乐乐疑惑的盯着他,突然觉得他好像很讨厌她,不理解的摇了摇脑袋:“爵,乐乐不是傻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傻子?不是傻子你会喝那些垃圾?!”

    “那,那只是因为叔叔、婶婶今早告诉我,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乖乖的,所以我才会喝下那杯远。

    ‘兹……’车子急刹车,划破这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龙乐乐重重的摔在地上,半眯着眼睛,望着漫天星空,她是不是要死了?

    她无力的闭上了双眼……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端木爵站在病房内,看着床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女人,鄙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医生:“你说她多久会醒?”

    “应该快了,龙小姐只是脑部受到撞击才导致的昏迷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站在床畔,端木爵俯下身,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一抹发丝:“呵……傻子就是命大,车祸都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‘铃铃铃……’

    手机铃声打破了安静的气氛。

    洁白的大床上,龙乐乐安静的躺在床上,手背还输着液,她的脸色依旧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谁在说话?

    她好像听到有人说什么死不死的。

    龙乐乐手指动了动,抓了抓床单:“咳咳……”喉咙干涩的厉害,不禁猛力的咳嗽了好多声,这才强撑着睁开双眸……这里是医院吗??

    乐乐缓缓扭头,床边空无一人,刚刚明明听到有人说话的,难道是幻听了吗?

    突然,病房的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女佣仓促的冲了进来,见病床上的龙乐乐睁着眼睛,激动的哭着扑了过去:“小姐,小姐,你总算是醒了,太好了!你可整整昏迷了三天呀!!”

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,龙乐乐淡淡的开口:“我还没死,哭什么。给我倒杯水来。”

    晓云立刻倒了一杯温水,坐到床边:“小姐,我喂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龙乐乐直接拿过了杯子,咕噜咕噜的喝了整整一杯。

    晓云疑惑的看着龙乐乐,说话口齿清晰,似乎思路也很清晰:“小姐,你怎么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放下空杯子,龙乐乐看向她:“我哪里怪了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小姐,让人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,自从两年前小姐傻了后,就像个四五岁的孩子一样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晓云仍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病床上坐着的人,那熟悉而又犀利的眼神,让她心一怔。

    龙乐乐嘴角的笑容勾的更大了:“傻丫头,这两年照顾我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晓云愣了,搓了好几下眼睛,不可思议的盯着她:“小姐你、你不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点了点头,她淡然的微笑,藏满了心思,如果不是看到晓云进来,她差点都忘了自己好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那场意外,让她痴痴呆呆的活了两年,没有想到,竟然因为一场车祸让她记忆起来了全部事情。

    看来连老天都看不下去她那么窝囊的活着。

    “对了,晓云,刚刚是不是有人来过这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爵少爷来看过你一趟,不过又很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爵少爷?”乐乐迟疑了一下,这才想起关于端木爵的事情,不禁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龙氏集团和端木家族联姻,他堂堂一个贵少爷,没有选龙美奈,却选了她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想起他在旁人面前处处护她,私底下却厌恶辱骂她,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安的什么心!还有刚刚在他床边说的那些话,似乎她没有被车撞死,他倒是有些失望的呢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以后你嫁入了端木家,咱们就不用再看大小姐和老爷夫人的眼色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可她怎么觉得,这个端木爵,也并不是什么善类呢?!

    “小姐,你先休息着,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晓云激动站了起身,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跑了出病房。

    “晓云。你这么着急的,要跑去哪里?”走廊的对面,龙美奈款款走来……

    晓云胆怯的低下头:“大小姐,我们家小姐醒了,我去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龙乐乐醒了?”她本来还指望着这傻子能够一觉睡死下去,那样的话,她就能够取而代之成为端木爵的未婚妻了!现在怎么办?总不可能真看着龙乐乐嫁给端木爵,飞上枝头当凤凰吧!!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我先去找医生。”晓云颤颤巍巍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龙美奈拉住了她的胳膊:“晓云,你先去帮我办点事,一会儿,我去叫医生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!龙乐乐使唤的你,我就使唤不动你了?!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大小姐,您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医院,去帮我买点东西……”缓缓扬起的嘴角透着一抹阴冷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龙乐乐躺在床上,晓云说去叫医生,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。

看了一眼床旁的吊针已经快滴完了。扒掉了针头,还是自己去找找那丫头吧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两道庞然大物愕然挡住了她的视线

 “你是谁?啊……”

    霎时,她脑袋被重重一击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商务面包车内,龙乐乐的脑袋上套着一个黑黑的麻布,双手双脚被绳子紧紧绑住,嘴巴也被胶布封了起来。后脑勺还有些痛,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!你们做事倒是挺有效率的。绑她出来的时候,没有被别人看见吧?”一声尖锐的代孕女性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乐乐怔了怔,虽然她看不见,可这个声音她朝夕相处,已经熟的不能够再熟了,是龙美奈!

    “龙小姐,我们办事,您放心,绝对没有任何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龙美奈这才露出笑容,看着车内被五花大绑的龙乐乐:“龙乐乐,凭你一个傻子也想跟我抢男人?简直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龙小姐,那她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龙美奈环抱在胸前,冷笑着:“怎么处置?随你们怎么处置,只要让她永远消失在我面前就好。”

    ‘哗’的一声,车门已经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女人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“这妞长得还不错,卖去活色生香的话,说不定能值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乐乐睁大了眼睛,瞳孔颤抖,活色生香?

    这下……糟了!

    “各位,欢迎大家光临活色生香,今天的特卖会正式开始!!让我来给大家介绍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!”

    高高的舞台上,司仪激昂挥了挥手,服务生推着一个巨大的笼子上来,笼子上盖着一层布遮住了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呦,这么大一个家伙,是什么稀奇玩意!”顽劣放浪的声音响起,只见两道身影,步入活色生香的大厅,顽劣男人咧着笑容:“爵,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端木爵一身黑色的西装,昏黄的灯光,将他的线条拉长……

    而那个和端木爵说话的男人,还站在原地,望着舞台上的笼子……

    只见笼子上盖的布被掀开,一个女人坐在笼子里,穿着旗袍,尽显婀娜多姿。

龙乐乐双手双脚都被铐上铁链,不仅如此,她的脸上也戴着一张银色半遮面的面具,更加给台下的看客多了几分神秘感。

    乐乐大喘着粗气,好热……那些人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药?为什么头这么晕,双手双脚酸软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是我们第一件特卖品,低价十万!”

    司仪举着锤子高高的喊着,紧接着一个个的牌子举了起来:“二十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!一百万一次,一百万两次,一百万三次!恭喜季先生!”

    季风站了起身,勾了勾手指,示意旁边的服务小姐过来,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热闹的拍卖游戏还在如火朝天的进行着,活色生香的至尊VIP包厢里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如同蜂蜜一样的簇拥在端木爵的身边,他却冷情的靠在沙发上,手里轻轻的摇晃着酒杯,似乎对她们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VIP包厢的房门被推开:“爵,你猜我在外面拍了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跑哪里去了,原来是在外面看拍卖会。”

    季风悠哉哉的走进包厢:“爵,咱们兄弟这么多年,别说我不够意思。知道你娶个傻子当未婚妻很倒霉,所以兄弟我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。”他一边说着,挤眉弄眼的兜里掏出一张房卡,潇洒的往端木爵那儿抛了过去!

    端木爵起手便接住了那飞过来的房卡,看了眼:“好东西?该不会又是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季风的脑门瞬间布满了黑线,顿了顿道:“你也太没情调了!这可是我费了半天劲才拍下来的!你赶紧去看看,保证惊喜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端木爵带着懒散的笑意,已经拿着卡站了起身,走到季风的身边:“那我倒真要看看,这个东西有多好了!”

    端木爵直径走出了房间,到了二楼的VIP包厢门前。

    ‘咔哒……’端木爵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唔嗯。”娇媚难耐的声音回荡在黑压压的房间里,龙乐乐躺在床上,难受的扭动着身子。

    她好热……

    心里就好像被一团火烧一样的好难受……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女人啊……季风真是越来越没有创意了。”连灯都懒得开,端木爵走到了床边,垂眸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。

    龙乐乐闷闷的娇喘着,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,是谁!!努力睁大了眼睛,模糊的看着床边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端木爵仔细打量着床上的女人,虽然没有灯光,却能够稍微看得清楚她的身形,还有那张带着面具的脸:“还戴着面具?玩神秘吗?”

    他戏耍般的伸手,要去摘下她脸上的面具。、

    ‘啪!’

    龙乐乐用力的拍开他的手:“滚开,别、碰我!!”

    他的手停顿在了空中,原本毫无兴趣的眼睛里,多了一丝趣味:“哼,你还算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闭、嘴!”乐乐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,可却喘气的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端木爵眼底的兴趣更浓,一把抓住她的衣服,将她软绵绵的身子直接从床上扯了起来:“女人,你胆子倒是挺肥的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面具下的眼眸闪过了一抹凌厉。

    “滚? 滚床单吗?女人,话要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龙乐乐紧咬下唇,无耻!下流!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不要脸,女人,你的手可已经伸到我衣服里来了。”端木爵低下头,看着她那已经钻入他衣服里,抚摸他胸膛的小手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震,犀利武汉代孕网的眼神,因为药物弥漫上了一层温和,她的手怎么会不受控制的去抚摸他?

    一定是那该死的药在作祟。

    努力的把手抽离他的身上,却难耐的发出轻咛。

    端木爵一点点握住了她的腰身,被她点燃的火焰,一发不可收拾起来:“欲擒故纵玩的这么好,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。要不要我成全你?”

    “让、让开……抱……抱……我”让开莫名其妙的却变成了抱我,她要疯了。

    娇滴滴的声音,柔软的身子,她不停的在他的身畔煽风点火,片刻之间,他直接将她压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火热的唇,猛地吻住了她的唇瓣,狠狠的咬弄着。

    她紧闭唇瓣,排斥而又抵抗着,唯一的那一丝理智,疯狂的在做着挣扎,……

    ‘撕拉……’

    衣服被扯开,肌肤亲密的贴在一起,他的胸口像铁块一样烫,烫的她胸口里的那一把火,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从唇瓣到脖颈,锁骨……

    他不断的亲吻着……

    该死!他原本根本就没有打算碰这个女人!谁知道,竟然到了现在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    甚至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她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,拿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:“这不是你想要的吗?!”他猛地闯入她的温暖之中。

    像是把身体撕开一般的疼痛,她浑身疼的发抖,连药性都在那疼痛的一刻,被一扫而空,剩下的就只有疼痛。

    感受着她的温暖,端木爵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:“怎么会?你是第一次?”他不认为,刚刚那样着急勾引的女人,竟然会是第一次,除非……是被下了药。

    “痛……你给我,出去……!出去!!”她焦心的嘶喊着,双手无力的推着他的胸膛,试图让他出去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锁,将她抱紧,动作变得温柔了起来:“别害怕,不会再弄痛你了。”

    忍耐着那想要横冲直撞的冲动,端木爵的动作,越发的温柔起来。这个女人的身体,简直就是妖精:“让我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一只手抱着她,一只手将她脸上的面具扯开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